农村题材亲情小品家有喜事-情感生活小品剧本

2018-11-30 14:28:26 关注度


家有喜事

人物
凤兰…………女/34岁
何建刚…………42多岁(凤兰的大伯哥)
何母…………女/64多岁(凤兰的婆婆)

舞台设计:普通的农村家居。

[幕启]

凤兰背着包上,走到门口敲门。
屋内,何母从下场口急匆匆上:来了来了!这是谁呀,慢点敲慢点敲!说罢走到门口打开门,见是凤兰,愣了一下,嘭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凤兰也很意外,隔着门问道:妈,你不认识我了?
何母在门内:再过一百年我也认得你!说完猛地一下打开门,走到门外:你、你还有脸回来呀!
凤兰吓得后退一步:妈,你怎么这么说我啊?
何母:你甭管我叫妈,我不是你妈,这个家也跟你早就没啥关系了!
凤兰:哪能没关系,我是何家的媳妇,我的户口在这,我的根也在这,我是这个家的人啊!
何母冷笑一声:两年前你从这个家偷偷摸摸地跑了,你就不再是这个家的人了!
何建刚到了门口,看见凤兰一愣,惊喜地:弟妹回来了?
凤兰:大哥,你下地了?
何建刚:嗯。怎么不进屋?在这站着干啥?快进屋吧。
凤兰扭过头看一眼何母。
何母一把拉过何建刚:不能让她进咱的家门!
何建刚:妈,为啥呀?你这是咋啦?
何母:为啥?你呀你,缺心眼啊,她这一出去就是两年多,你知道她变成啥人了,啊?哼!让她回来,别坏了咱家的门风!
何建刚:妈,你说话咋那难听了,我不相信凤兰会干啥不干净的事,她给咱家当了十多年媳妇,她是啥样的人,咱们都知道。
何母:你就傻吧你!当初,你还说你媳妇是好人呢,结果咋样,跟你离婚了吧?跟着有钱的跑了吧?
何建刚:她俩就不是一路人。凤兰,你进屋吧,进屋说话。
凤兰犹豫着想进屋。
何母:慢着,我也不是那横推车不讲理的人,咱得把话说清楚了,我不能就这么糊里糊涂让你进屋!
何建刚:妈,你不就是想审审凤兰吗,你先让她进来,人家公安局,审犯人还让坐在椅子上呢。我也想知道凤兰这两年干啥去了。凤兰,进屋。
凤兰进屋。
何建刚把何母扶到椅子上坐下:妈,你想问啥就问吧。
何母气乎乎地冲何建刚说:你弟弟去世没几天,她就偷偷摸摸地走了,我就是想知道,她这两年干啥去了?是不是到外边找了男人,回来拿你的东西,还是取户口来了?
凤兰:妈,我没有,都不是。
何建刚:那你告诉妈,这两年你干啥去了?
凤兰:为了给建强治病,咱家欠了好多债,我是想早点把债还上,所以出去打工。
何母:听见没,啊?你听见没有,打工,当小姐,这年头,小姐是啥,啊?哎呦,凤兰大小姐,还是请回吧,我家搁不下你。
凤兰:妈呀,您真是委屈我了。
何建刚:那你为啥偷着走了?
凤兰:我怎么跟妈说,妈都不同意我出去,我只能偷着走了。
何母:哼!你偷着走了,撇下你的孩子,建刚顾了这个顾那个,还得天天下地忙活庄家,我这个老不死的,还给这个家添乱。你让她把孩子领走吧,我们的日子,难拿。
凤兰从包里掏出一个纸包:这是我两年攒下的工钱。说着把纸包放在桌上:拿去还债吧。然后又从包里拿出一个纸包,打开,是一张照片:今天,是建强去世两周年,一周年的时候,我在打工地的江边上堆了一个土堆,插上了三根蒿子,给他送了钱,今天到了两周年,我回来看看他。
何建刚:妈,你听明白没有,凤兰是给建强过周年的,她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啊。凤兰啊,今天一大早,我和妈就去了殡仪馆,去看过建强了。
凤兰掉下眼泪:我也去了。
何母也哭了:我那苦命的儿啊。凤兰,你真的去外边打工去了?
凤兰:妈你了解我,我从不撒谎。
何母拿起桌上的纸包,打开看:这么多钱?不对,这是哪个男人给你的吧?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在外边找了人?还是干了伤风败俗的事挣的钱啊?
凤兰:妈,我没有。
何母:没有?我才不信呢!一个女人家,跑到城里去,人生地不熟的,我就不信你没找人!
凤兰:我真的没找啊,妈。
何母:没找?那好,你要真没找人,就跟了你大哥,你要是不愿意,那你就是找了别的男人!
何建刚一惊:妈,你瞎说啥呀?
凤兰也一惊:妈,我本想回来做您女儿的,和大哥一起料理这个家的。
何母:你不愿意是吧?不愿意你就是有了人,有了人你就别回这个家,我们何家,几辈子干干净净,没出过乱七八糟的事!我们家再穷,也要活出脸面来。
凤兰:妈,我给你当了十几年儿媳妇,我是啥人,你应该清楚啊。
何母:那是过去,现在你变成啥样了我不知道。
何建刚:妈,你这么说话有点不讲理了。
何母:建刚,你个傻东西,胳膊肘往外拐,她在外面干啥你能知道?我可不能让她坏了咱们何家的名声!
凤兰看着何建刚:大哥,你也这么想?你要是也这么想,那我马上走。
何建刚:不,弟妹呀,我没这么想,我知道你是忠厚本分。
凤兰:大哥,你不嫌弃我?
何建刚:我为啥要嫌弃你?
凤兰:那,咱就听妈的?
何建刚一愣:不行不行,这可使不得呀。
凤兰:我不在乎,你人好心好,就是大八我也不在乎。
何母:慢着,这咋就成真的了?
何建刚:妈,都是你给逼的 。
何母:我也是气糊涂了,就想试探试探她,这大伯子娶兄弟媳妇,好说不好听,街坊邻居还不笑话死,再说,你又不是找不着媳妇。
凤兰:妈,这也不是啥丢人的事。要是大哥不嫌弃我,我就还是何家的媳妇,咱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多好啊。
何母:我丢不起那个人。你、你快走吧!
凤兰:妈,这儿是我的家,你让我去哪儿啊?
何母:回你的娘家,找个合适的男人,嫁了吧。
何建刚:妈,你是个热心肠,心眼软的人,你不能在逼凤兰啊!
何母:可是,凤兰她不能留在这个家啊,你们两个,一个没了媳妇,一个没了男人,一个是光棍,一个是寡妇,这日子长了,会惹来多少闲话啊?
何建刚:这……
凤兰:妈,这二年,我在外面给人家当过保姆,在饭店里给人洗盘子洗碗,在建筑工地扛过水泥,再苦再累我都忍了,我就想,多赚点钱,把咱家欠下的债还上……这两年,我天天都想家,想建强、想孩子,你身体不好,我给你买了药,大哥一直喜欢手机,可他舍不得买,我也给他买了……妈,我是个女人,一个女人在外边漂,那滋味不好受,女人不能没有家,您就让我留在家里吧。说着从包里拿出药和手机,分别给了何母和何建刚。
何母接过药:你、你、我的傻孩子,妈委屈你拉。
何建刚:凤兰啊,你挣点钱不容易,咋不留着自己花啊。
凤兰:赚钱是不容易,可给家里人花,我愿意,我高兴。妈,既然我留在家里让你为难,那我还是走吧。说罢拿起包。
何建刚一步上前拦住凤兰:你就别走啦,弟妹!
何母:建刚,你这是干啥?
何建刚:妈,小龙该放学了,就让她们母子俩见见面吧,孩子在梦里都喊妈呀。
凤兰:我去学校看小龙吧。大哥,小龙你就多操心吧,我去城里打工,等我赚够了钱,就把小龙接到城里。妈,你血压高,那药,你要按时吃。说罢往外走。
何建刚犹豫片刻扑通一声给何母跪下了:妈,这么好的儿媳妇,你真舍得让她走啊?妈,你说句话,别让凤兰走,咱一家人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咱行得正走得直,不怕别人说闲话,咱过咱自己的日子!
何母捂住嘴哭了起来:妈就是转不过这个弯啊,大伯子和兄弟媳妇,这、这叫啥事啊?
何建刚:妈,你要是实在想不通,我走,我出去打工,她一个女人在外边不容易,让她留在家里伺候您吧!
走到门口的凤兰回过头:不,大哥,你是家里的顶梁柱,你不能走。说罢急匆匆下。
何建刚泪流满面:妈,你咋这么糊涂这么顽固啊!
何母望着门外:一家人就这么东的东西的西了?我……我……建刚,快,快去把凤兰追回来,快去追,让她和你结婚!妈愿意了!
何建刚急匆匆跑下。
何母面对观众:他叔叔大爷婶子大娘们,你们说,这事儿,合适吗?
画外众人的声音:合适!
何母:没人笑话?
画外众人的声音:没人笑话!
何母:那我这心里就踏实了,定了日子,大家都来喝喜酒啊。说完笑呵呵的下。
剧终
相关内容
进入小品剧本频道
网友跟贴 发表评论

跟贴是一种信仰,

态度就在你身上。

查看更多跟贴
精彩推荐
回顶部

支付宝扫一扫每天领红包

或长按二维码,每天领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