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田社区小品-《群众工作站》-情感生活小品剧本

2018-10-17 15:18:23 关注度


小张: 女,32岁,涧河社区某小区群众工作站站长
玲玲: 女,28岁,涧河社区某小区管委会工作人员
李阿姨:.47岁,某小区居民
王大婶: 50岁左右,某小区居民.
[舞台中央置放一桌、两椅,桌上一部电话、一个水瓶、水杯若干、文件盒若干;“群众工作站”牌子立于桌前。
小张: (电话铃响起,小张手拿一叠表格上,接点话)您好,群众工作站。噢,是工会呀,嗯,好的,明天就把困难家庭登记表送过去,嗯,知道了,我刚入户登记回来,现在我就整理,明天一定报过去,好,好,再见。
(放下电话走向舞台中,向观众)咱这群众工作站,不大,就我一个人,可管的人不少,什么协解的、退休的、内退的… …这样说吧,凡是住在小区的,咱都得管,几千号人,可也真够忙的。这不,社区工会刚打来电话,要明天把小区的困难户报上去。困难户入户登计已经半个多月了,今天,才刚刚统计完。算了,不说了,我要整理统计表了。(说完,坐到桌子旁整理资料)
玲玲:(高兴地从左侧上场)唱: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走向舞台中,做探头向门内看状,戏虐地)张站长。
小张: (站起来)去、去、去,鬼玲玲,在这样喊我以后不理你了。
玲玲: 怎么了,你本来就是群众工作站站长吗?
小张: 什么站长?连一个兵也没有,就一个光杆司令。
玲玲: 那也是站长,(调皮地)一个人,精炼,说明你能干,领导信任你……
小张:别逗了,不好好上班,又来串办公室,有啥事吗?
玲玲: 啥事?说了你一定高兴。
小张: 说呀,快说吗,我还要整理统计表呢。
玲玲: 你想不想见李玉刚?
小张: 谁?李玉刚?
玲玲: 对。就是那个男扮女装的,迷倒全国人民的李玉刚。
小张: 去你的吧,该干啥干啥去,我可没时间陪你玩。
玲玲: (认真地)真的,李玉刚来了,今天晚上在文体中心演出呢,我托人已经买了两张票,今晚咱俩一块去看。
小张: (惊讶之后做眩晕状)你再帮我买束花吧,我一定要上台给他献花。
玲玲: (边扶小张便向观众)这不是钢丝,这是钢筋。(说完向小张),知道!连什么时候拥抱就给你设计好了。
小张: (兴奋地)太突然了,连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
玲玲: 还突然呀,电视、报纸都报道几天了。你呀,光顾你的困难户登记,连白天黑夜都过颠倒了。
小张: (无奈地)你快走吧,我要做统计表了。下班前我一定要做完,一定要做完。
玲玲: 那我走啦,晚上文体中心见。
小张: 好,晚上见,不见不散。(玲玲走下场,小张向幕内喊)别忘了买花儿。(幕后传出玲玲的声音:“知道——还有餐巾纸”。
小张: (兴奋地,忙乱地到桌子前收拾资料,小声唱)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见他……。
李阿姨: (气愤地上场,一口标准河南话),小张、小张,困难补助为啥没有我,我老头难道不是油田人。
小张: (迎上去)李阿姨,来,坐,坐,有啥事慢慢说。(说着去倒水,递给李阿姨,李阿姨没接,小张就放在桌上)
李阿姨: 小张,你是管咱小区困难户的,你说俺家咋就够不了困难户哩。
小张: 李阿姨,困难户是有条件的,你们……
李阿姨: 什么条件我不管,我就问你,我算不算困难户。
小张: 李阿姨,你消消气,我知道你家也困难,但是上级有政策、有规定,咱不能违反规定乱来。
李阿姨: 别说政策,一提政策我就来气,01年不是政策你大叔也不会协解,03年不是政策,我也不会清退,现在倒好,辛辛苦苦为油田干了一辈子,成了没娘的孩,没人管了。眼下物价又恁高,这也收费,那也收费,你侄儿还在上大学,一年就得一万多,你说我咋就不能算困难户哩。
小张: 李阿姨,政策不是针对咱一家的,再说,大叔协解不是给了补偿了嘛。
李阿姨: 那钱早花光了。
小张: 那现在不是返聘到公益性岗位了嘛。
李阿姨: 就那么几百块钱,还不够喝西北风哩。
小张: 李阿姨,几百块不算少了,你知道有多少协解的还拿不到这些钱呢。再说了,这是咱们油田,在地方企业协解了,谁还管你啊;农村里的,更不用说了,一亩地粮食,辛辛苦苦干一年能卖几个钱,大叔一天干4个半小时,拿五六百块,咱还不知好歹吗?
李阿姨: 那倒也是。
小张: 还有,你虽然不是职工,但退了以后,一月不也领到好几百块退休金吗。还有侄儿上大学,前年去年不也都领到2000元助学补助金吗。(话锋一转)哎,李阿姨,侄儿今年上大四了吧。
李阿姨:明年就毕业了。
小张: 是啊,侄儿毕业了,就有希望了,咱还发啥愁里,你知道咱小区里还有多少困难户家庭子女还没上学和刚上大学的,他们才比咱更困难呢。
李阿姨: 那谁让他们超生里。
小张: 超生的,咱管不了,但总不能看着他们吃不上饭上不起学,咱们搞困难救助不就是帮助这些没有收入、家庭比咱更困难的人吗!
李阿姨: 我心里就是不平衡,就是憋气。
小张: 李阿姨,气大伤身,咱比比你们楼上的赵阿姨一家,还有二单元的残疾人老方一家,你说,咱比比他们还困难吗?像他们那样困难的家庭咱小区就有几十户,全油田有多少呢?
李阿姨: 那比他们,是好过些,但是……
小张: 李阿姨,别说了,晚上你不是还要扭秧歌吗?多锻炼身体少生点气,健健康康的,等侄儿毕业后找个好工作,你和大叔该享清福了。
李阿姨: 不说就不说,我就知道说了也没用,俺走了。我回去做饭哩,你大叔还等着和俺转圈去呢。(说完走下场)
小张: (摇了摇头,坐在桌子旁欲整理资料,电话铃又响起,小张拿起电话)您好,是群众工作站,噢,是何大叔,你有什么事,噢,噢,这样吧,大叔,明天我到社区办事,顺便到退休办给你问问。是、是在二楼北边,你不要去了,我去问后再告诉你,好,好,再见,何大叔。(说完正欲伏案整理资料,突然想起)哎呀,信访稳定还没汇报呢。(拿起电话)喂,你好。是,我是小张,12月27日,小区没有人上访,也没有上访迹象,一切稳定。好、好,再见。
王大婶: (从左侧上,有气无力地),小张啊。
小张: (从桌子旁站起),王大婶,你咋来了。
王大婶: 小张啊,大婶不放心,今天下午你登记的那个表算数吗?
小张: 大婶,算数的。你有病,今年自费花了一万多元,我已给你登记了,还有,你没有收入,儿子小辉还在上学,女儿婷婷还在待业,我已给你申请局特困户了。
王大婶: 能批下来吗?
小张: 按你的条件,应该能批下来的。
王大婶: 批下来就好,批下来就好,你大叔不在了,我现在只有依靠公家了。〈说着,用袖拭泪〉
小张: 大婶,别难过,咱有油田、有社区,没有迈不过去的坎。现在局里成立了扶贫帮困救助中心,就是专门管我们这样的家庭的。
王大婶: 我感谢油田领导,感谢社区领导,几年来要不是你们捐款救济给补助,我早就活不下去了。我感谢领导哇。也感谢你啊,小张,今年秋天,你冒着雨把两千块钱送到我家,连口水也没喝… …
小张: 大婶,感谢啥呀,这都是应该做的,以后有事尽管说。
王大婶: 没啥事了,儿子快大学毕业了,婷婷上个月也考上采油工了,我以后每月也有补助了,我感谢油田、感谢领导啊。
小张: 大婶,快回去吧,天快黑了,路不好走,等困难补助下来,我再给你送去。
王大婶: (感激地)你真是个好闺女啊。〈说着下场〉
小张: (面向大婶下去的方向)大婶,慢些走。(电话骤响,小张慌忙去接)喂,你好,我是小张,什么?明天9点以前把统计表报过去,上午全部要报局扶贫帮困中心,一定不能超过9点,知道了,知道了,再见。〈放下电话,看着表〉哎呀,快下班了,我的报表还没整理,还没签字,这怎么办呢?〈电话铃再次响起、小张抓起电话〉你好,我是… …玲玲?(稍作停顿)你听我说,我真的走不开,玲玲,别生气,你替我把话献给李玉刚吧。——我想看,真的很想看,可我今晚必须得加班,——明天,明天就晚了,谢谢你玲玲,谢谢你玲玲。谁让我是群众工作站站长呢?
(四人上台谢幕,剧终)
相关内容
进入小品剧本频道
网友跟贴 发表评论

跟贴是一种信仰,

态度就在你身上。

查看更多跟贴
精彩推荐
回顶部

支付宝扫一扫每天领红包

或长按二维码,每天领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