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三重奏-4人慈善小品剧本关爱残疾人剧本-情感生活小品剧本

2018-10-11 14:46:16 关注度


慈善三重奏
剧情介绍
红寺堡镇村民张玉梅五年前遭车祸,丈夫亡故,自己右腿截肢,与唯一的儿子陈小永相依为命。后来张玉梅被招工到红寺堡爱德堡服装厂上班,租住在郭大妈家。儿子陈小永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计算机专业,母亲为了帮儿子筹学费,远奔老家向亲戚借钱。听到消息后,服装厂派工会主席姚泽民将工人捐助的款送往张玉梅家,乐善好施的郭大妈与之产生了误会;陈小永办理助学贷款回家后告诉两人,为了照顾残疾的母亲,他决定不上大学了。吴忠市残联工作人员马爱敏调查张玉梅家,准备为她安装假肢,上演了一幕慈善三重奏。
人物介绍
陈小永:男,18岁,张玉梅之子,好学懂事,简称陈。
郭大妈:女,55岁,房东,为人仗义,乐于助人,简称郭。
姚泽民:男,42岁,服装厂工会主席,穿一身汇川西服,为人热心,简称姚。
马爱敏:女,28岁,市残联工作人员,简称马。
(这是一个红寺堡常见的四合院,一排红砖红瓦的主房,旁边有一排出租的简陋小房间。)
郭:刚才跟几个老朋友看了中央一台的《今日说法》,大家说现在的人真的看不出谁好谁坏!片子中一个穿着西装,文质彬彬的男子,平时大家公认的好人,没想到竟然是几起盗窃案的办事者,哦!不叫办事者,叫犯罪嫌疑人。
(郭大妈到院子里洗衣服,拿上洗衣盆、搓板、小凳子等。)
郭:小永他妈去了老家,小永去看助学贷款,我可要看着点!
(姚泽民上,边走边唱)
姚: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
(右手搭在额头上,透过窗子查看张玉梅房内。)
姚:咦!咋像没人?
(转身欲走被从后面跟上来的郭大妈用搓板顶住腰部。)
郭:站住!举起手来!转过身来!
(姚举起双手,慢慢转过身来)
姚:哎!大嫂!
郭:站住!你是干什么的?是在踩点吗?
姚:我早知道,她家没彩电。
郭:看清了!没人吧?
姚:看清了,没人呀!
郭:没人!没人你想干啥?
姚:这咋像审犯人似的!
郭:别打岔!说!你想干啥?
姚:大嫂!
郭:别套近乎!说!
姚:我是来找张玉梅的。
郭:连名字都打听好了!你查的可真细!
姚:不是打听的,我们认识。
郭:你们认识?
姚:是的。大嫂,我和张玉梅是一个厂的,我是我们厂的工会主席。
郭:(半信半疑的)是吗?
姚:没错!大嫂!今年春节我和我们厂长一起,到过这儿!
郭:有这事儿!不对,当时来的人都穿着劳动布的工作服?
姚:这是我们厂今年给工人发的新厂服。
郭:不对!小永妈没穿这样的衣服。
姚:她领了一套男装。哦!应该是留给小永了!
郭:有点道理!
姚:错不了!大嫂!我们厂的工人听说张玉梅家儿子考上清华了,都特别特别高兴。
郭:连这事都知道,看来是真的!
姚:货真价实!大家伙儿都知道,张玉梅家里困难,给孩子筹学费更困难了。就纷纷捐款,你五十、我一百的,共捐了八千多。厂子里又拿出两千元帮助他母子。我是来送钱的!
郭:真对不住了!我看你像小偷。
姚:小偷?
郭:瞧我这乌鸦嘴!我刚才看了《今日说法》,把你当成电视里的罪犯了,实在对不起你了!
姚:我像罪犯吗?
郭:像!----不像!不像!快到屋里坐吧!
姚:不了!大嫂!张玉梅人呢?
郭:她去老家给儿子借学费去了。昨天走的,说是今天下午四点回来。
姚:那----她儿子呢?
郭:小永,他去看助学贷款的事,可能就回来了吧!你进屋坐吧!
姚:不了!大嫂!那我明天再来!
郭:都三点半了,再等半个小时张玉梅就回来了。你还是等等吧!
姚:好吧!不耽误你洗衣服,我坐这儿等吧!
郭:你坐!我倒杯水去!
姚:大嫂别忙了!
(郭下场端一杯水刚放好,陈急匆匆进院)
陈:(边走边喊)大妈!我回来啦!办好啦!
(看见姚)噢!姚叔叔过来了!姚叔叔好!
姚:小永回来了?
郭:事情办好了?
陈:回来了!办好了!
郭:这孩子!你妈四点才到,你跑这么急干吗?瞧满头的汗!赶紧喝口水吧!
陈:(边喝水边擦汗)姚叔叔,今天上班,你咋有空来了?
姚:厂里派我给你送学费来了。这是一万零四百元,你收下吧!
陈:厂里一直对我娘俩非常照顾,这钱我不能拿!
姚:快收下吧!
郭:小永,你不是正愁学费的事吗?快收了吧!
陈:这钱我不能收!
姚:这是厂里跟同事们的一点心意,你赶紧收了吧!
郭:这孩子今天是怎么啦?
陈:大妈!叔叔!我非常感谢你们,感谢厂里,感谢厂里的叔叔阿姨们!可这钱,我不能收!
郭、姚:这是为什么呢?
陈:大妈!叔叔!这学我不想上啦!
姚:什么?不想上啦?
郭:我没听错吧?
陈:叔叔,大妈,你们想啊,这学一上就得整整四年,每年得两万多的花销,四年就要十万啊!
郭:不是有助学贷款吗?
陈:四年一共是四万的助学贷款。
姚:这不还有我带来的一万元吗?
陈:还差整整五万呀!我妈累死累活也挣不来这么多钱呀,再说我妈还得一直用药。这学实在是上不成呀!
郭:孩子!还有我的养老金哩!都给你上学!
陈:大妈!这些年你为我们娘俩免了房租,帮了我们好多忙。我怎么还能用您的养老金呢?再说您还得生活呀!
郭:这……这可咋办呀?
(姚的电话铃响起,姚赶紧接电话)
姚:厂长,我在张玉梅家。啥事?
什么?
四万元!
好!好的!
姚:刚才厂长说,区委派人送钱来了,说你是咱红寺堡的第一个清华生,给你奖励了两万元。另外,区委的领导们听说了你家的事,捐了两万多,已经送到厂里了。这下不用发愁了吧!
陈:这----我还是不想上学了!
郭、姚:这又是为什么呢?
(音乐播放《母亲》)
陈:自从那次车祸之后,听到爸爸去了的消息,妈妈一夜间头发全白了。看着自己的半截右腿,当时妈妈死的心都有了,她不想拖累别人呀!可为了我,为了让我能继续上学,她又坚强的站了起来。我已经十八岁了,能照顾妈妈了!四年!整整四年啊!这是多长的时间!我不在,妈妈可怎么过呀!谁来照顾妈妈呢?这学我不能上了,我----我要留下来照顾妈妈!
姚:厂里我们大伙会照顾你妈妈的,再说你是咱红寺堡的第一个清华生,你可不能有这个想法呀!
郭:你妈妈回来有我照顾哩!再说你妈妈她也不会同意的。
陈:郭大妈,您也有病,也需要有人照顾。不如让我留下来照顾您和妈妈吧?
姚:这不行!
郭:坚决不行!
(马上,拿着资料夹,对着上面的地址和门牌号,走入院中)
马:这是张玉梅家吗?
郭:不错!
(马盯着郭的右腿,看郭走过来,眼睛则一直盯着不放)
郭:这姑娘是咋回事?难道我缺胳膊短腿了?
马:就说你怎么就没有缺胳膊短腿呢?
郭:你说啥?
马:我说你为啥没有短腿?
郭:你这姑娘,怎么咒人哩?你才会缺胳膊短腿!
姚:你这姑娘,怎么能这样说话呢?
马:瞧还有男人!一切都是假的!
姚:什么?我这男人还是假的?真气死我了!要不要我脱下裤子让你瞧瞧?
陈:大姐,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这样说话哩?
马:(对姚陈)你俩别说话!
(问郭)你是不是假的?
郭:你才是假的哩!有这样问话的吗?气死我了!
陈:大妈,您别生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马:你过去!没你的事!代写剧本
(问郭)你是不是叫张玉梅?
郭:你才叫张玉梅哩!
陈:张玉梅是我妈?大姐你认错人了!她是我郭大妈!
马:你姓郭?
郭:都姓了五十五年郭了。
马:哎呀!大妈!我以为您就是张玉梅哩!
郭:张玉梅吃你们家的还是喝你们家的了?
姚、陈:就是!
马:大妈!叔叔!兄弟!我错了!
郭、姚、陈:这就对了!
马:不对!是我搞错了!
郭、姚、陈:啊!?
马:三位不要生气,听我慢慢解释。我是吴忠市残联的工作人员,受上级指派,调查红寺堡残疾人实际情况。刚才看到郭大妈,以为是张玉梅,这好好的一个人,材料上写着右腿截肢。我以为你是谎报,想骗领助残金的。我姓马---还请大家原谅!
姚:姓马呀!怪不得说话马马虎虎的!
郭:不过,这姑娘对工作挺负责的。都找到咱这里来了!
陈:(拿过一条凳子)大姐,你坐!你找我妈啥事?
马:兄弟,你妈呢?
陈:回老家了。过一会儿就该回来了。
马:是这么回事。国际残联给咱们市分派了一批安装假肢的好事!
郭、姚、陈:这真是好事!
马:明天让这些人到吴忠市人民医院进行检查。我这是一边调查,一边下发体检表。
郭、姚:把体检表交给小永吧!
马:不行!必须见本人以后,将体检表交到本人手上。
姚:交到儿子手里也不行吗?
马:不行!必须是本人!
郭:你们的工作要求真严格呀!
(放音乐《爱的奉献》) 随机推荐剧本:新年春节搞笑相声剧本《一年又一年》
马:不严格不行!咱们吴忠市是“黄河善谷”的核心地区,要响应张毅书记的指示:“不要把残疾人多完全当成一种包袱,要换个思路,想办法将其变为促进发展的优势,兴建慈善园区,实施特殊政策,着力打造慈善家、企业家投资兴业、扶贫济困的道德高地。”我们必须要让安装假肢的事落到实处,因此工作中要求必须见到本人。
陈:我妈安上假肢,就能走路了!我太高兴了!!我妈能走路了!!
郭、姚:这下你可以放心的去上大学了!
陈:我能上大学了!!我感谢政府!我感谢各单位!我感谢你们各位好心人!是你们奏响的慈善三部曲,让我一个残疾人的孩子能够安心的上大学了。
郭、姚、马:差两分钟就四点了,咱们赶紧到车站接人去吧!
(完)
相关内容
进入小品剧本频道
网友跟贴 发表评论

跟贴是一种信仰,

态度就在你身上。

查看更多跟贴
精彩推荐
回顶部

支付宝扫一扫每天领红包

或长按二维码,每天领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