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小品剧本《牛郎织女歪传》 不一样的感觉

2018-07-31 14:50:04 关注度

超搞笑的小品剧本《牛郎织女歪传》
布景: 七月七日,满天星斗、银河透亮,鹊桥高架
牛郎望着天边痛苦万分
牛郎:啊!浩瀚的天空,广袤的宇宙,九天之上有我那朝思暮想的老婆。
啊!老婆!今天是七月七日,也就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我好想你,我
的老婆!
啊!老婆!我为你衣带渐宽几千年如一日。
啊!老婆!你就快下来吧!想死我了!
(随着一个星星一闪,在一道亮光后,织女上)
啊!老婆!你真的下来了,你想得我好苦啊!我的小乖乖,我的小宝
贝!你终于来看我了!快让我好好亲亲你。(说着就要去抱织女)
织女: (连连躲开)喂、喂、喂!你这是那里蹦出来的山野村夫?干吗对我这
等 无礼?
牛郎:呵!老婆!你连为夫都认不出来了?我就是你的牛郎呀!
织女:你是牛郎?呸呸呸!你没有搞错吧?我牛郎那里是你这个糟老头子?我
那牛郎可是年轻帅气、风度翩翩、貌胜番安、风流倜傥的少年,怎么是你
这德性?我看你呀,八成是假冒伪劣的吧?
牛郎:哎哟!我的姑奶奶!你连自己的老公都认不出来了,这是哪门子事?难
道 我真的老了?让我看看(说着自己摸着自己的脸,自言自语地叹气)
哎-!原来我真的老了,也难怪你认不出来了,可我、我、我真的是你的
牛郎哥呀!
织女: (仔细打量了一下后,又摇摇头,牛郎故意装着年轻时的神气,织女失
望 地摇摇头)不象,还是不象!我看你呀是牛郎的爷爷还差不多。
牛郎:哎哟!我的姑奶奶!我真的是你的牛郎哥呀!你要我说什么好呢?你这
不是骂我吗?我好不容易左盼右盼、年年盼月月盼白天盼晚上盼,今天总
算 盼 到你回来了,没有想到你竟然不认识我了,这、这不是麻烦吗?那
好,我们去做DNA好吗?
织女:地恩诶?是那路神仙?是不是地听神仙的后人?名字怪怪的!
牛郎 :还地听神仙,我看还哼哈二将呢?
告诉你吧:那是科学,科学你懂吗?
织女: 科学?科学是那路神仙?
什么乱七八糟的?科学就是科学,怎么是那路神仙?
织女: 那你说是什么?
牛郎: 具体嘛,我也不太清楚,不过那玩意很厉害,这么说吧:它象孙大圣
那样,火眼金睛,一眼就可以看出你我的儿子是不是我们亲生,可以看
出我是不是你的牛郎。
织女: (吃惊地)是不是有人偷了天上的照妖镜下来到人间来兴风作浪?
牛郎:才不是呢!照妖镜算啥玩意?连个假孙猴子都分不出来,更何况是人
人 类?那玩意早该淘汰了。
织女:这岂不是要天下大乱了吗?人间竟有此等宝贝,我一定要禀报玉帝派天
兵天将来收了此宝贝,以免危害仙凡二界。
牛郎 : 我说老婆!你这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吗?
织女 : 仙凡二界的安宁匹夫有责嘛!我虽为小女子,但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牛郎:好!好!好!我们不讲那些,那些都跟我们沾不了边。
哎呀!我说老婆子!我、我、我真的是你如假包换的傻牛郎哟!你知道
不知道:天上方一日人间几百年呀!你自打一去,就天各一方音信杳然。
可怜我就这样天天盼月月盼,年年盼,思念的泪水、沧桑的岁月、人间的
冷暖、世态的炎凉,我我怎么能不老呢?
天地良心,我真的是你的傻牛郎呀!
织女:让我看看!(仔细亮牛郎,牛郎为让织女认识,做着各种鬼脸)
我怎么越看就越不象?
快告诉我,我那双儿女到那里去了,我问问他们就知道了。
牛郎:早就死了,死了有几千年了,现在挖出来可是文物了。
织女 : 文物是那路神仙?位居几品?
牛郎: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是不是在天上呆得太久了,人都变得傻傻的?连
文 物都不知道,文物就是古人留下的是值钱的东西,怎么是那路
神仙?这不是笑话吗?
织女 : 我知道了,文物就是我们以前仍掉的垃圾,到现在就很值钱的宝贝。
牛郎:诶!这下你可是开窍了。看来你还真的要上个一年级才能适应这人间
的 生活。
织女 : 那我们的子孙后人呢?快叫一个人来我想见见他们,看他们过得怎么
样?
牛郎: 后人?后人千千万万,全世界都是,你叫我找哪个?后人早已忘记你
我这茬子事了,早就把我们的婚姻当成是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或者传
说什么的,最多是当作茶余饭后的笑话而已,谁还去考究我们还
真有那
么一段真实的经历?
织女:我拿怎么相信你就是我那口子?
牛郎:这好说,你还记得我们新婚之夜,我首先摸你的那里吗?
织女 :我自然不会忘记,那你说说,你首先摸我那里?
牛郎 :我首先给你挠脚底心,斗你开心,是不是?
织女 :看来你还真是我那冤家对头。
牛郎 :老婆呀!你变了,变得我都快认不出来了。可是,说什么我们也有三
年的夫妻生活。我牛郎可是除了你之外,从来没有碰过别的女人了,此
情天地可表,我对你一直就充满着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你干吗到天上
去混了几年后就连老公给忘了,都认不出来了?呜呼哀哉!
织女 :你什么时候学得这样酸不溜秋的?
牛郎 : 还不是爱妻在人间那三年四书五经、之乎也者?
织女:看来你还真的是我那冤家。
牛郎:就是嘛!你早就该认出我来了嘛!(说着就要向前去拥抱,织女连连
躲避)
织女 :你这是干什么?喂、喂喂、喂!你别要那样庸俗和下三烂好不好?
我现在可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了,怎么能和你这样的人拉拉扯扯?成和体
统?
我倒有点纳闷:这么几年没有在人间没有想到变化这么大,真是神奇,我
都差点找不到你这个鬼穷地方了,没有想到就你还死不拉机的还住在这间
破茅屋里,守着你家里祖传的这一亩三分地,看来,你就这点出席啊!
牛郎:没错,我就这点出席,就这间破茅屋都不知翻新多少回了,这一亩三分
地也几易其主了,现在都是国家的了,我在耕耘它是因为它是我的责任
田。
织女 : 你们过得这样艰苦,那么老牛呢,它到那里去了。
牛郎 : 哎!别提它了,它可是我了我们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就在你被天兵天
将捉去的那天晚上,我可是睡也睡不着,坐也坐不稳,两个孩子你嘈我
闹,都问我要妈妈,我原本就痛苦死了,烦躁死了,我很不得在墙上撞死
算了,是老牛及时赶到救了我,最后它对我说:它就要死了,吩咐我在它
死后,将它的皮拨下,然后全家人坐上去。
于是我就按它的吩咐去做了,果然,我们全家人坐上去后,那牛皮就象飞
鸟一样,一下子就飞上了天,把我们驮着去追你们。眼看就要追上你们
了,没有想到我那很心的岳母娘你的亲妈就拿着一根凤头钗轻轻的那样一
划,顿时,在我眼前就出现了一条波涛汹涌的银河,将我们活生的分开
来。可怜我那老牛,白白地以生命为代价。
织女 : 老牛真够意思,够哥们义

气,你把它埋在那里了?我想去看看它。
牛郎 : 就埋在后山,可早就变成文物了,就让那些搞文物的人给挖走了,现在
陈列在博物馆里。
织女:博物馆又是那路神仙,位居几品?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牛郎:你看你,又来了,我看你还真的要先去上个小学一年级才能适应这人间
的 生活了。连博物馆都不知道, 博物馆就是用于存放古人里留下来的狗
屁东西让世人看的地方,现在的人把牛的骨头挖出来当成宝贝,听说还很
值钱。
织女:哦!我知道了,古人留下的垃圾,现在人挖出来就是宝贝,就是文物,
存放文物的地方就叫博物馆对 不?
牛郎 : 你总算开窍了。
我说老婆!你也够很的了啊!一去就是几千年,竟然去那么久也不给我们
来个信什么的,就算你不方便下来,也告诉一声嫦娥姐姐,我们人类都登
上月球了,说什么也叫嫦娥姐姐给我们搭个信回来咯!
织女 : 你想得到美,人家嫦娥姐姐现在是天上的王母娘娘了。早就搬出了广寒
宫。
牛郎:你说什么?她是王母娘娘,那你娘?
织女:还不是给七妹给害的?于今天上也改革开放改朝换代了,我父亲已退居
二线了。
牛郎:那现在是谁当玉帝?
织女:是唐朝哪个历尽艰辛去西天取经的和尚唐三藏。
牛郎 : 原来是他,那会烦死人。
织女 : 为什么?
牛郎:太罗嗦!
织女 : 罗倒是罗嗦点,但比我爹有人情味。他一当上玉帝马上就将我们私自下
凡的姐妹放了出来,平反昭雪。而且都得到了重用。
我接管了丝织厂,并当了厂长。于是我对丝织厂进行了全面的技术改造,
添加了好多新设备,引进了先进的管理经验和模式。于是丝织厂面貌涣然
一新。生产蒸蒸日上,我由一个亏损的天营企业变成了一个利税大户,我
们的产品不但满足了天庭
所有的供给,还打入了宇宙市场,这次如来佛祖
的大小雷恩寺更换制服,就是出自我们的丝织厂,紧接着我们又成功地打
入了欧洲市场,耶稣基督已和我们签定了合作意向书,等我这次人间回
来,办完自己的私事后,马上就与他签合同。现在的织女已不是以前哪个
单纯、傻气的织女了。
牛郎 : 几个大姐还在厂里干吗?
织女:几个大姐都相继成家了,原来天上人丁出了问题,都不想结婚都不想要
孩子,整个天庭全是老头,太没有意思了,于是号召大家结婚生子,于是
我的几个大姐首先做了表率,带头结婚生子。
牛郎 : 那七妹呢?她也嫁人了?
织女:你别提那个死不争气的东西了!你说什么人不好嫁却偏偏要嫁给丹阳那
个给人家当奴才的混小子董永。我们都劝她不要一时冲动,让董蠢子这个
乡巴佬给耍了,免得以后生下孩子后,连买奶粉的钱都没有。你说她怎么
说?
牛郎:她怎么说?
织女 : 六姐你也不是找了个一贫如洗的西部牛仔妈?我们干吗要五十步笑百
步?真的气死我了。
牛郎 : 那你怎么回答?
织女:我当时让她给气死了,于是我也不客气地骂她:你姐夫再穷也不至于穷
到把自己给卖掉的地步。再怎么说你姐夫还有一间破草屋,还有一亩三
分地还有一头牛。
你说这个董蠢子,也是啊!什么东西不好卖,竟然把自己一个大活人给卖
了,这这这算那门子买卖?这算怎么回事?
牛郎 : 这事我也有所耳闻,你怎么这样叫妹夫?人家董永那是卖身葬父,是大
大的孝子,虽然办法蠢点,然世态炎凉人穷志短也是人之常情嘛,其实这
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那是万古流芳的事情。怎么到你口里就变味
了呢?我说咯,怎么七妹来到人间也不来看看我这个姐夫,原来是你说话
得罪了人家。
七妹他们现在还好吗?
织女:好个鬼,生个儿子黑人黑户的,天上不收地下不接,婆婆不爱,奶奶不
收,到现在还没有上上户口。
牛郎:你当厂长了作官了,就给他打个招呼,通融通融一下不就上上了?
织女:你说话倒不腰疼,玉帝那里关于上户和申请天上绿卡的报告就又一丈多
高,他董蠢子算什么东西?一没有地位,二没有钱,三没有结婚证,四没
有生育指标,也就是没有准生证,还没有出生证,你说,象这样黑到家的
家伙我怎么能够给他办?我总不能违背原则,把自己的乌纱帽也给搭上去
吧?
牛郎:那就到人间来给他上个户吧!
织女 : 呵!你真的太天真了,打呵欠也不嫌腰疼,他出生在天上,人间会认这
笔账吗?
牛郎 : 哦!这倒是一件棘手的事情。那孩子还好吗?
织女 :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古人说得好: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打地
洞。就董蠢子本身就是该淘汰的品种,生出的儿子会出席吗?总共读了八
个一年级还是分不清一和二两个字。
牛郎 : 哄!不至于吧?
织女 : 要他到沿海一带去打工吧?钱没有赚到,回来时反倒把衣服裤子卖了做
路费才能回来,回来时,不好意思回家,就穿着一条短裤走到我这里来问
我要吃的要穿的,气死我了,要是我养个这样的白痴,早就让我给掐死
了。
牛郎 :后来怎么样了?总不能坐在嫁里白吃呀!
织女 :后来我找到太总。
牛郎 :太总是什么人?
织女 :就是太上老君。
牛郎 :太上老君就叫太上老君,干吗叫人家太总?
织女 :你真是小看人了,人家太上老君开了一家药医集团公司,下辖一个丹药
厂、一个医院、一个美容院。自己亲自任公司懂事长兼总经理,那生意
可是要有多红火就有多红火。人家那么大 的一家公司的老板当然要叫太
总。
牛郎 :原来太上老君也不甘寂寞,开始出来赚外会了。
织女 :怎么说话?人家那是为人民服务。当然,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属于他得
的,那是当仁不让。市场经济嘛!谁会与钱过不去?
牛郎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钱。
哎!象太上老君这样有涵养有觉悟的老星老宿都不甘寂寞投身经济大潮
中来了,我看你们天上也够戗了。
那太上老君和懂家外甥有什么关系?
织女:没有关系我找人家干吗?
牛郎:是呀,你找人家干吗?
织女:还不是还不是哪个不争气的董家外甥就业的问题?
牛郎:哦,这还差不多,象我那口
子,总算良心
相关内容
进入小品剧本频道
网友跟贴 发表评论

跟贴是一种信仰,

态度就在你身上。

查看更多跟贴
精彩推荐
回顶部

支付宝扫一扫每天领红包

或长按二维码,每天领红包